当前位置: 首页 > >

画册中的留白设计手法的探究

发布时间:

  优秀的设计师往往以挖掘“被设计对象的思想和感情”来取得成功。然而画册设计师要想成功地再现这些“思想和感情”,仅凭纯粹的“美学”是很难达到的。以下是YJBYS小编搜索整理的关于,供参考阅读,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想了解更多相关信息请持续关注我们应届毕业生培训网!

  如果从格式塔心理学的角度出发,将审美直觉心理学与现代设*岷掀鹄矗谏杓浦星擅畹卮丛斐隹瞻撞⒊浞掷每瞻桌匆既嗣堑氖又跣睦斫写丛煨运嘉疃嗣枪鄄焐杓谱髌肥钡氖泳趿鞒桃约案髦中睦砟芰Σ斡氲缴杓谱髌返拇醋髦杏氩方行牧樯系幕ザ蚩赡芑岽锏绞掳牍Ρ兜男Ч

  一、“空白” 非白

  空白是没有任何有形物存在,能够引起无限思维、想象的空灵空间,正由于没有任何有形物可作为我们视觉度量空间大小的标准,所以就使这空白空间具有了一种似乎含有无限容纳能力的意义。在设计艺术中,空白还有可能是“遮蔽”后的“无”,隐藏后的“有”。这种空白中所蕴含的抽象形体不但有一种“空灵”的美,还留有让人们充分想象面纱背后情景的余地,它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能深化设计中传达出的信息内容,帮助观众理解其作品,同时又能创造出新的视觉表达方式,使作品“陌生化”,从而引起观众的注意。

  二、利用审美直觉心理中的“完结效应”在设计中创造空白

  当人们看到被墨水覆盖的一些字迹时,往往能通过露在外面的笔画猜出是何字来;同样当人们观看一幅寥寥几笔的人物速写时,依然能从简单的线条中看出人物的外貌特征。人们具备的这种能力,格式塔心理学家把它称之为视知觉的“完结效应”。这种补足活动“得益于我们知觉活动自身向简化结构发展的倾向。”而且尤其容易发生在刺激物有明晰的轮廓线的时候,人们明知道它们并不存在,但看上去却存在。所以在很多情况下,即使是事物的缺席或隐匿的部分,也会成为知觉对象的一个积极的或肯定的成分。在*面设计中我们恰好可以充分利用视知觉的这种认识功能,创造出一种新的视觉表达方式。

  在广告设计和标志设计中,我们常常尽可能地创造出简洁明了的图形来加强作品的视觉冲击力,使作品的诉求重点突出。同时,在这简单的图形中我们又希望包含足够丰富的内容和信息,使作品单纯却不空洞,简洁又回味无穷。如果我们在设计中创造图形时巧妙地运用人们心理上的“完结效应”??尽管图形本身是残缺的,但仍能使大脑获得一个完整的知觉对象。利用视知觉的这种心理,不仅将得到更简练抽象的造型,同时创造图形设计更能增加我们视觉的陌生感、新鲜感和趣味性。

  在康定斯基的“隐性结构”理论中也谈到通过“遮蔽”和“截取”两种手段来创造画面的新视角。他认为,“因为在艺术中隐含的因素发挥着巨大的作用,显性与隐性的结合将为形式结构提供进一步创造新母题的可能性。”潜藏在画面形色关系中的隐性形象,时常会发出暗示,丰富艺术家给定的形色关系的深层意义,并找出抽象语言符号与自然***或非自然***对象之间的相关性。

  正因为如此,在设计中我们可以大胆地将画面中的各元素进行分解、打散甚至缺失都不会影响到人们对图形的认识和理解。当然,前提是在设计中使用“空白”时,要考虑到观众的认知水*,并不是任意的“空白”都引起人们正确的“完结”***补足***心理。在运用“空白”时应注意两方面。

  首先“填补空白”与观者的阅历、感悟、想象有关。大量事实表明,对色彩、形状的把握能力会随着观看者所在的`物种、文化集团和受训练的不同而不同。这就是说,一个集团能理解的,另一个集团的成员就可能无法理解、把握、比较和记住它们。只有观者对对象越熟悉,填补的空白就越准确。正如贡布里希所认为的:“由于我们是生活在一个熟悉的环境中,我们见到的事物总是与我们预期相符,所以视觉的节省也就越来越增加了。”对此爱尔兰裔的社会学家Benedict Anderson也提出了“想象的共同体”这一概念,他认为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成,源自远在地球上不同地方的人类“对身为一个命运共同体”的集体想象。系统的印刷语言、普及的新媒介***主要的报纸***以及共同的“受难经验”,乃促成“想象共同体”的要素。在不经意间,我们的脑海中早已先入为主地为许多未曾谋面的事物定了性,想当然地认为它理应如此。这样一种知觉,其直观感性是非常强的,它不是在一件物体和它的用处之间作某种联想,也不是对于某种东西的实际用途的理解,而是对一件因未经实际使用而看不到其功能的物体在视知觉中的直接“补足”或“完结”。基于这一点,设计师在设计内容和对象的选择上应具有针对性,针对某一国家、某一地域、某一文化背景、某一年龄段等等,才能被人们所认识、理解和意会,才能达到有的放矢的效果,否则“空白”的使用将导致观者的认识混乱。

  其次在创造具有“空白”的图形时必须要保留图形的最主要特征,确保信息准确无误的传递。阿恩海姆认为获取某一事物抽象形态的主要途径,就是把握某类事物的最重要性质并构造出它的动态形式。同样在隐藏和缺失部分图形时,仅局限于非本质部分,将对象简化为单纯的基本形,创造出一个简单而又清晰的结构,把某些重要性质或要点作为整个结构的“极点”“缩影”予以保留,这样才有利于观者的正确理解和“填充”。正如中国的戏曲表演,对不重要的细节,一笔带过,只是“过场戏”而已;但在涉及到人物性格、剧情矛盾等重要细节,则要求“咬住不放”“戏要做足”。正可谓“力要使在刀刃上”。

  其次在创造具有“空白”的图形时必须要保留图形的最主要特征,确保信息准确无误的传递。阿恩海姆认为获取某一事物抽象形态的主要途径,就是把握某类事物的最重要性质并构造出它的动态形式。同样在隐藏和缺失部分图形时,仅局限于非本质部分,将对象简化为单纯的基本形,创造出一个简单而又清晰的结构,把某些重要性质或要点作为整个结构的“极点”“缩影”予以保留,这样才有利于观者的正确理解和“填充”。正如中国的戏曲表演,对不重要的细节,一笔带过,只是“过场戏”而已;但在涉及到人物性格、剧情矛盾等重要细节,则要求“咬住不放”“戏要做足”。正可谓“力要使在刀刃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