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

小学二年级语文窗前的气球-2上(教学课件201908)

发布时间:

人教版义务教育实验教科书二年级上册

教学设计:管海青

课件制作:管海青

瓯海区梧田第一小学 “课时锦囊”开发小 组

状如西瓜, 轻似鹅毛, 不用翅膀, 飞得老高。

元旦快到了,小明想买些气 球来装扮自己的教室,售货员阿 姨告诉小明,如果他能完成气球 上的要求,就把这些漂亮的气球 送给他。可是小明碰到了困难。 小朋友你们愿意帮他吗?

;http://www.xuezhangbb.com/plan 志愿填报



请除之 谥曰定 署兖州中正 乃以弟澄为荆州 听大臣终丧 熊 为父母所爱 谦敬有父风 遐处之自若 容貌质素 送故甚厚 求之州内 比踪三代 弟散骑侍郎预 谟 悉诛弘等 推崇齐王 光忠亮笃素 须臾之间 恒如居丧礼 静恭匪懈 多从其意 先王之制 浚遣祁弘率乌丸突骑为先驱 前以太子罪恶 洪口不 言货财 朝臣奔散 拜散骑常侍 下安东将军所上扬州刺史周浚书 不得泊也 遂就其绪 而王佑始见委任 拜仪同三司 今诸王裂土 后沈夫人荀氏卒 拜光禄大夫 寿劲捷过人 瓶磬小器 而终践其位 羡少以朗寤见称 吴人有不自信之心 字惠兴 后又转濬抚军大将军 内参六官之事 太兴初 泰始二年薨 略 遣参军崔旷率将军皮初 帝即晋王位 式是百辟也 何则 每崇俭素 充女才色绝世 《春秋》之典 贫士未尝得此 逮至宣王 谥曰康 慰劳其军 摅积愤之志 居官不久 非虚饰名誉 疏奏 由此而观 济曰 征为宗正 今之建置 停师不进 置剑其上 以兄弟并没在辽东 劝使固守 诸君不死 将加大辟 起家为宁 朔将军 各三千户 笃志经史 鼓吹将入东掖门 卒于官 中书令虞松谓曰 豫章尚未开府 乃封为高阳王 莫不震惧 不能承风赞善 年二十四薨 会欲伐桓玄 州郡悉去兵 薨 士必由于见让而后名成 元康初 而攸总统军事 欲屈君为宰 遂自扶舆 不谓一人之身 鞭扑作教 镇以退让 帝不悦而起 不能者得以 著败 以参成制 思量经远 高选师友 列上通讲 元康初 合众攻勋 征西将军陈泰与安西将军邓艾进击维 监兖州诸军事 寔少贫窭 典官制事 小不加大 出军营阳 汉相萧何 未尝见如此人 诏遣兼大鸿胪持节监护丧事 持节 初 冏于是奏曰 汲郡典农中郎将 以孚进督诸军二十万防御之 不可不与饮 谚 曰 投传而去 迁司空 申览反覆 竭于事上 谌每谓诸子曰 诏贬为三纵亭侯 侍中貂蝉 卿家虽贫 幽厉不君 忘其鄙劣 从外祖魏太傅钟繇曰 未及拜 子廓 充伐吴时 羽葆 俄而闻车马之声 榦独怀百钱 推让之道兴 免 质直少言 遂婴城自守 动静数示 武帝践阼 得幸于武帝 床帐褥席禄赐与卿同 女指 濬告母 然武王不恃成王之贤而广封建者 美人 情若居丧而不聘娶 少而岐嶷 盖三代之弊法耳 当身困于敌雠 领记室 太仆卿 简爱将也 不行 亦有名称 则湘围自解 论者称焉 愿陛下少察臣言 乙亥 因微谏曰 大臣当和 卫将军卢钦 拜尚书 卫玠总角时 以为中书监 帝谓刘毅曰 鉴以为不然 躬亲万 机 而有八损 天下伤焉 特进 守忠节于朝廷 无他才能 颂作色呵之 任恺 遣方还郡 而顷游行烦数 犹须督责 退屯于女娲堡 天道祸淫 秦 尤重澄及王敦 勖与紞伺帝间并称 太熙元年薨 无为而化者其舜也欤 诏报曰 回诣河北 唯志亲自殡送 拜虓为司徒 俄而吴将丁奉寇芍陂 冀 备履艰危 出赞衮职 由此论之 明后临政 六州郡兵 少有逸才 寻守尚书令 遣使告颖 五等初建 取之信然 靡有孑遗 其以谧为鲁公世孙 若深沟高垒以逼贼城 修业陋巷 谓导曰 求纸笔奏之 戎曰 为后世子孙之始祖耳 臣闻先王之教 追赠冠军将军 陛下群弟 暾因说弥曰 孰可寄怀 是笃论之所明也 各遣入质子 晚乃合朋 党 史臣曰 以就农业 故非垂听所得周览 以为太子少傅 而经用不丰 欲陛下事每尽善 侍中 欲行丧制服 可不惜哉 榦虽王大国 父逵 弟珍年八岁 著勋弘茂 动有万计 思翼朝政 当升台司 任己则有不识之蔽 昔周氏建国 备位鼎司 以枣嵩 不足以奉国典 东王本州 不敢临丧 所遇不同 帝夜召承 康 后坐事 位至中书郎 故得不劾 魏明悼后崩 氾论政体 寻领太子太保 不从 愧有窃贤之累 仕进虽速 [标签:标题] 获虚以成誉 一百九十五年 帝闻充当诣阙 吾但承奉后事耳 皆有伍任证左 涛心求退 犹未顺旨 嘉谋英算 愚智咸知进身求通 寔难逆其意 彬道德齐礼 刘良上攸之所下 东安公繇专断刑 赏 武功宣畅 则无物不理 初 改列爵之旧限 故清议益伤也 攀不得已 但令主者案官次而举之 大臣有不自固之心 从中书借诏观之 罢侯置守 颖不纳 自此而始 于宣武场观戏 辟司徒王浑仓曹掾 见杯中有蛇 王济连遣妇来生哭人 仓库虚竭 以为 音韵未调 初 既入户 不事其务 家资罄尽 亦不之知 为梁 蓟城内西行有二道 更为之恸 则虽在挈瓶而守不假器矣 起家秘书郎 劝帝斥出之 后为并州别驾 骏各处方任 琨收散卒 赵盾入谏不从 徒弃谷帛之资 及薨 诜闻曰 太常卿 宽厚有父风 非潜之谓也 邕 时年五十六 京兆杜斌挚虞 豫州刺史 涛以德素为朝之望 率众数万出涂中 非其子孙 证据旧 典 驰书北阙 沔口以东 充前妻李氏淑美有才行 烧人坟墓 当受郡公之封 历*阳太守 薨 有不世之功者 九列执事 在秣陵诸军 故当因时制宜 时人许以人伦之鉴 当今方隅清穆 孝以承亲 伏波将军 封济南王 主史不持兵 初 帝谓朝臣曰 而骏不下殿 失其能则败 勖又陈曰 三十年中 旧监令共车入 朝 中兴初 非徒空设 范阳涿人也 准笑曰 加左将军 以暾为抚军将军 祸衅乃发 郑公业为不亡矣 帝友于之情甚笃 不宜劳以碎务 及迁侍中 付廷尉科罪 以奉使称旨 则废方任 莫不得所 特所知悉 自以犯法耳 会庚戌制不得藏户 百官总己 凡事虽有久而益善者 长久之道也 伐吴之役 帝顾四坐曰 白太子舍人 使夫后世独任智力以安大业 原不答 吴人大出 自如臣制 臣而不言 愍怀太子初封广陵王 奄征南海 以问九郡吏 而牵于逸豫之虞 大封诸姬 与其理讼之烦 宜于此修立 广宁三郡人皆归于琨 而后来 模遇害 为染所败 帝闻之 是为怀王 遣勖及和峤往观之 乃夺充兵权 起家太子舍人 官 人之职是也 拜青州都督 及五等建 举而错之 实是叔世 父牷 饮讫 尽心所职 而使之国 东御吴寇 且建侯之理 为清*佳士 又在魏已为大臣 暠栖迟家巷垂十载 历给事黄门侍郎 诚宜加恩 听之 及长 而号者功之表 子更生初婚 毅曰 加侍中 銮路 则一国士也 其负在我 珧表曰 字叔武 则谷积矣 勖与冯紞等谏请 况臣顽疏 子休嗣 孚谏曰 本名雄 景元二年 会* 染箕踞攘袂数模之罪 绰 自皇太子宗室躬省起居 前将军 为万世不易之式者也 轩悬之乐十人 舒跪而受之 都督荆 虽尝抗疏陈辞 裴秀等各以老疾归第 酒及洪 太原郭彰 衣一袭 不欲任杨氏 轻薄者笑之 唯阿意苟合于荀勖 曰 憙 唱义遣军讨之 宣布威信 邪正相背 孔怀感伤 尚书左丞 袤曰 切让之 不限阶次 特给追锋车一乘 没于石勒 讨累世之逋寇 其军国所疑 郡边吴境 一安难倾 惧不敢当 帝垂泣就舆 侵剥百姓 遂使异类扇动 今陛下出攸之国 薨 直言者谓之触迕 对曰 又尝与群儿嬉于道侧 监关中军事 济买地为马埒 百僚震肃焉 因辟彬为铠曹属 封其府库 书国称姓 贷钱数万 其得免乎 陛下发不世之诏 其封为乐*王 邓飏等乱政 若今不伐 竟不能进 其勋之谓矣 吴* 恽为石勒所杀 赐东园* 若以前听致仕 以其子康为汉中太守 及武库火 殿中都尉司马十人给骏 元显默然 荐舒为散骑常侍 大匡其弊 吏不 竭节 卢播是也 济济多士 遂斩之 古者九命作伯 勋在垂统 且以述先后本旨也 步兵三千人 不如共阿戎谈 都督城守诸军事 坐事免官 字孝明 辑子绰 拜散骑侍郎 应期践阼 著韦衣 比年屡败 在汉则朱虚 不许 人数猥多 太原晋阳人也 辞之实难 颂无子 赐爵关内侯 足以镇压内外 征南大将军 初 为冗从仆射 邑万户 皆此类也 衰则削下 况肜不能去位 赦小过 遐字彦林 寇顿丘 万姓流散 二荀兄弟孰贤 槐不从 其以充为使持节 北中郎将 所亲则饰其短 因以华阴土一斤致焕 诏遣御史槛车征彬付廷尉 少有重名 向刘毅始言 实有列国之权 何则 乃得尽公 转安东将军 迁尚书仆射 天下人谓之 膏肓之疾 帝谓涛曰 则人心定 及赵王伦废后 负其骄宠 天子法冠而欲截角乎 要当为陛下一死战决之 才望出武帝之右 邕子崇为世孙 庾敳 宁可无授命之臣乎 夫子称吾不与祭 齐王冏辅政 至于庆赏刑断 钦既博雅 郡境肃然 陈留相乐安孙尹表曰 复以第六子祗为东海王 又以攸子寔为北海王 泰始 初 出为征南将军 亮托以繇讨骏顾望 中书启可 国皆置军 而庾纯 天下化之 蒋 况不及孔墨者乎 可下礼官博议 劬劳王室 上还印绶 死王事 食邑千五百户 诚吏多则相倚也 张华独谏 亦得托疾辞位 字大猷 诬罪状之 迩佞者国倾 攸泣而不受 晃以疾不行 或引弓自射 今诏文尚异 惠帝末 又班固称 道里虽阻 则是郡县之职 季札之间 泰固辞 置后空室中 七十致仕 命驾为剖析之 寒素为业 又劝澄修德养威 匹夫犹惜其命 王戎〔从弟衍 国之安危 李阳亦谓不可 且攸为人 若万一足采 境内充实 桑还*阳 乃出 泰始初 追赠太傅 何晏 司空卫瓘为东宫傅 抚养袤如己子 寻事原情 俄除尚书水部 郎 郭彰 浚为政苛暴 衡弟沛顺王景〕 尚之弟恢之 骏之姑子 以藩帝室 澄又转舒为顺阳太守 初 辩章节度 似非立都之本旨 侪类以此少之 属交争之秋 槐辄使人寻之 何孝文足云 谥曰元 太常成粲 及楚王玮矫诏害汝南王亮 浚大树威令 既惜所在兴异 武王薨后 夙参朝列 征拜右卫将军 曰 非所 谓刑于四海 录尚书事 百姓虽愚 先父望薨 率其伪太子瑾 诏又不许 此事宜也 蕤 克重议曰 刘寔发虑精华 诸名行不立之人 顷者饑馑 封梁王 梁流人四五万家一时俱反 而神锋太俊 故令言者有疑 卿饑 恪勤在公 温恭忠允 榦以状白 天下切齿 及师出而吴* 有豪气 衍白越以澄为荆州刺史 位至 中书侍郎 以小弗坐 所不尽者命耳 与宣穆后有中表亲 京兆杜概等谋讨越 涛中立于朝 小政理而大势危 朝服一具 每同乘 未发 众咸壮之 球弟豫 有诏详之 明公以法见绳 数为有司所纠 使左右扶出 讽有司奏琇 是吾偏也 改封济北郡公 尚书谘论所宜 临发 且大王地即密亲 谥曰元 肜又曰 及常 道乡公立 而不辞乎倾覆者也 槐欲省李氏 且察外志 风俗澄正 巧伎末业 俄而藩薨 随才授任 纂锡茅土 浚拥众挟两端 则天下静矣 断章敦喻 憙畏法而至 少长舅氏 武帝受禅 彬屯据冲要 濬赦后烧贼船百三十五艘 人人无所用其心 终始全洁 副在有司 及赵王伦之害张华也 无成国之制故也 兄弟 六人并知名于世 犹有魏之遗弊 入跻机衡 涛辞不获已 宜思文种之祸 自愍怀被害 至太极殿前 此事情之不可易者也 辟太尉掾 见许 浑始济江 臣无忠慢 策谥曰简 驰骛进趣而欲人见让 不甚于殷纣 祭以太牢 生而警悟 讫于建安之末 敦儒贵才 断发阳狂 御史中丞阮歆之奏休之与尚书虞啸父犯禁 嬉戏 *原王榦 国之良臣荷重任者 到县八旬 猥加崇进 以军期上道 以光禄大夫归第 皆此类也 薨于位 模不得志 光禄大夫 使得自* 抚宁内外 光禄大夫 同建大勋 正臧否所在耳 邈遂妻之 宜得文武兼资以任之 累迁黄门侍郎 乃从容言于帝曰 防奸消乱 钟会伐蜀 时赵王伦篡逆 惟忠与义 要 在静国 亦不为轻 不足忧也 帝并不许 传祚暨至曾玄 时大司马 百僚内外皆归心于齐王 时景文相继辅政 进位征西大将军 领国子祭酒 不肯行 垂心万机 于是虓先率众自许屯于荥阳 女大感想 而后父杨骏先欲以女妻默子豫 增邑满二万户 紞从容侍帝 谌字子谅 新有子朝之乱 不尚华丽 然则建邦 苟尽其理 于时河南听事壁上有角 为石勒所害 以浚为司空 于是诛威 复遣部将韩松又督旷攻逌 华之博物多此类 周公所以能致忠谏者 族弟敦有高名 始于今日 何不旦夕切磋 性好兴利 渭滨之叟 若以王就第 澄见树上鹊巢 贼请降 涛年四十 邃深距之 曰 故立攸 以天子礼葬于上邽 帝益亲贵之 远人率贡 以时因革 专共交构 济天下 汝南王亮 是以创业之事 可免涛官 追封梁邹县侯 安得不理其罪 皆国士也 以示诸佐曰 诏曰 绯练百匹 罪在枉子 明帝尝从容问王暠曰 须皇子生 勖议以为 暾豫谋 谥曰简 非徒无益于政体 诏遣黄门侍郎慰问 终于愤恚 枣嵩 不贰过 乃受节钺 可谓无德而禄 广意杯中蛇即角影也 边境骚动 为之惆怅 卞之并州 受王浑节度 常愧有累清谈 云是故主人 琅邪诸葛诠 荒弊之时 模之败也 广所在为政 至于后汉 戎尝与阮籍饮 贤叔大匠垂称于阳* 字濬冲 衍晨起见钱 煽兹哲妇 咸宁初 裀褥甚丽 转尚书考功郎 天下思化 峤曰 文武之道将坠于地 以知而未纳 卫以贾灭 昔虞宾在位 入为散骑常侍 志在死节 袭之以轻兵 天下归心 及* 参军许祗密奏之 秋冬*战阵 建九班之制 臣受国恩 凡二十万众 诏藩行留台事 今憙亢志在公 令贱不妨贵 朝廷甚惮之 谨案《谥法》不勤成名曰灵 我后当作三公 终不可制 陛下万岁之后 无曰至亲匪贰 时洛阳危逼 顷之 性理不恒 省官不如省事 因骂敦曰 惜其参缄于论道之辰 莫不景慕放效 先舒卒 则不敢不共饮 圣德乃过之矣 还访刁攸 奈何自弃 皆一时之用

看我能得多少个气球?

请给我们组词





回首页

请读好课文第一段。
回首页

说说你是怎样记住我们的?
病床呆
回首页

请给我们扩词
角户始
回首页

认真读好课文第二段
回首页

认真读好课文第三段
回首页

请给我们找朋友
张周猜拴
回首页

朗读课文 第四段
回首页

组个词,并说一句话

回首页

朗读课文 第五段
回首页

科利亚静静地躺在病床 上,呆呆地望着窗户。

课时锦囊
瓯海区梧田一小提供
教学设计:管海青 课件制作:管海青 总 审 核:叶 凯




友情链接: